品牌故事

品牌故事> 品牌故事 > 品牌故事

苦难家庭邂逅仁义总裁

发表日期:2010-9-26 次数: 1498 次
         多难之家
  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家庭。
         重庆于阳县白岭村,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有一户普通的人家。这家父母生了两儿两女。这4个孩子给家庭带来了欢乐和希望,也带来了别的家庭所没有的烦恼。烦恼来自两个儿子,一个患脉管炎,右腿被锯掉;另一个是哑巴,脑子还有点问题。幸亏两个女儿聪明伶俐,一家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她们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尤其是大女儿叶杰,吃苦肯干,家里地里一把手,挑起了家庭的重担。叶杰长大后,和当地一个姓胡的小伙子结婚了,生下了可爱的儿子玉龙,给这个苦难的家庭增添了欢乐。
        1991年,叶杰带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来到石家庄打工,在饭店推销白酒,由于她人聪明、口才好、对人真诚,生意做得有声有色。事业的成功掩不住感情生活的失意,随着时间的推移,叶小梅和丈夫之间出现了矛盾,并越积越深,1993年,两人终于劳燕分飞。
        在石家庄站稳脚跟后,叶杰把小自己7岁的妹妹叶小梅接了来,和自己一起打拼。几年下来,两姐妹不仅能养活自己,还能时不时给老家的父母寄钱回家,让他们也过上吃穿不愁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  1998年,叶杰在卓达书香园买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。房子不大,却很温馨,她把儿子接到身边,让儿子接受良好的教育。白天,妈妈上班,儿子上学,晚上,妈妈做好了热腾腾的饭菜,等儿子回来一起吃,陪儿子写作业,谈学校的事情,母子相依,幸福极了。妹妹叶小梅回到老家找了个对象结婚,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叶杰终于看到生活向她绽开了笑脸,感到自己的好日子终于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谁知,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,命运好像专门和这家人作对。
        2006年5月,叶杰感到身体不适,到医院检查,医生告诉她是输卵管癌晚期,如果不做手术,她的日子就只能用天来计算了。医生的话一下子把叶杰打入了深渊,她可是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啊,她要是倒了,这个家怎么办,未成年的儿子怎么办?她做了输卵管切除手术,努力地活下去,病体刚刚有所恢复,她就又开始了工作。
        2008年,这个多难之家再遭重创,智力健全的大哥得脑血栓去世了;母亲也因高血压病倒在床。
        2009年,叶杰这根家庭顶梁柱终于撑不住了。她身体越来越虚弱,她感到自己快走到了生命的尽头。
        临终托孤
        叶落归根。人生最后一段路,叶杰想在家乡走过。而且,小地方的医疗费也相对便宜。
       她给家乡的妹妹打了电话,让她接自己回去。2009年11月21日,叶杰和妹妹站在自家的窗前,不禁潸然泪下,一个缠绕了自己很多日子的问题又浮上心头,就要离开这个承载着自己太多梦想和希望的城市了,就要告别这多难的人生。可是,她还有一个大大的牵挂——儿子正上高三,正是高考前的关键时期,如果自己走了,他的学费谁来承担,他的未来谁来指引?他会长成一个什么样的人?
        正在苦思无计,突然,她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人,卓达集团总裁杨卓舒。他们住在同一个小区,她认识他,他却不认得她。叶杰眼前一亮,杨卓舒热心公益事业、助人为乐的事迹她早有耳闻,自己为什么不求助于他呢?或许他能帮助自己!她激动地对妹妹说:“快拿纸笔来,我要给杨总写封信,求他来帮助我!”叶小梅不以为然:“你和杨总素不相识,非亲非故,人家为什么要帮你?你的事和人家有什么关系?劝你别去碰这个钉子。”可叶杰很固执:“杨总确实不认识我,可我的事不一定和他没关系,我是他小区的居民啊。他帮助了很多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陌生人,为什么就不能帮助我?如果我不试试最后的这条路,我不会甘心的。”
看着固执的姐姐,叶小梅只能递过纸笔,为什么要浇灭姐姐最后的希望之火呢?叶杰坐下来,一笔一画地写了一封求助信。病情日益危重的她,写的字也歪歪扭扭,她嫌自己的字不好看,专门让妹妹把信拿着到楼下的打印部打印了一份,自己用签字笔郑重地签上了名字。她把信装到一个信封里,信封上写上“杨卓舒收”,让妹妹交到了杨卓舒办公楼的一楼门卫处,托人转交。
        视若亲子
        12月2日,出差回石的杨卓舒看到了这封特殊来信。信中写道:
杨总:
        我叫叶杰,是卓达住户,原籍重庆,于1998年落户卓达。我于1993年离异,独自带着儿子,经过几年的打拼,终于买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。虽说日子过得不算富有,但作为一个从穷山村里走出来的弱女子,我知足了,感到非常幸福和愉悦。
       “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”,我于2006年5月不幸患上输卵管癌并已到晚期,做了切除手术,这对于我这个单身家庭来说犹如雪上加霜,没有了工作,没有了经济来源,没有医疗保险,上有老母亲和一位残疾哥哥,下有正在读书的儿子,生活的压力和病痛的折磨让我失去了生活的勇气,并时有早点离开人世的念头。但为了儿子,我还是硬撑着活下来。
        如今,我已到了生命的终点,我该把儿子托付给谁呢?无奈之下我想到了您。我就要回重庆老家安排后事,在我离世之前,我恳求杨总能帮助我,让儿子能顺利参加明年高考,如其考上大学,我为他高兴,如考不上,请您给他在卓达安排一个岗位,让他在卓达公司努力工作,深深感受“追求卓越,德达天下”的卓达企业理念,学会做人,学会做事,并烦请您帮我教育他成为一个有用的人。
        谢谢您了,杨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一位即将离开人世的人”
        读完信之后,杨卓舒沉默了,他帮助了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人,这个不幸的人就在自己身边,就是自己小区的居民,他没有理由不伸出援手。
他当即写下批示:“立即了解此事,若如此,我必视其子为亲生。”交给身边最信任的人去办。
        爱心对接
        卓达集团行政办主任接到批示后,立即按照信上的地址找到了叶杰家,但任凭怎么敲门,都无人应答,他当即写下一张便条:“我是卓达公司的,杨总已收到你的求助信,请与我联系。”并留下了电话号码。
        一天过去了,行政办主任没有接到关于叶杰的任何电话。他叫来自己的得力助手李志强,把叶杰的信和杨卓舒的批示交到他手里:“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叶杰,了解她的情况。”李志强马上找到叶杰的家,无人应答,又敲开邻居的家门,人家也不了解叶杰的情况。李志强找到小区物业,终于打听到,叶杰病体沉重,早就回家了,现在是否在世都很难说清楚。好在他们那里有叶杰和她妹妹叶小梅的电话。
        李志强马上和叶杰取得了联系,得知她早在11月21日给杨卓舒写完信的当天就回四川老家了,一回家就住到了县医院,希望尽可能地延续生命。她每两天要输一次血,每天的花销在1000元钱以上,家里的积蓄早已花光,亲戚朋友已经借遍,不得已,妹妹借了5万元的高利贷给姐姐治病。叶杰自知时日不多,最大的牵挂就是正在石家庄读高三的儿子。李志强又到叶杰的儿子就读的学校,找到了玉龙及他的班主任老师,了解到玉龙是个内向、孝顺的孩子,妈妈回老家后,他每天都要给妈妈打电话,一打电话就哭。受母亲生病的影响,玉龙的学习受到了影响,平时压力也比较大,成绩在班上属于中等。
         李志强感到,叶杰家的情况比她自己在信中讲述的还要困难,她的儿子玉龙是个值得培养的懂事的好孩子。他当即把叶杰母子的情况写了一份文字材料,交给杨卓舒。杨卓舒看到汇报,当即批示:1、每个月对其子发放生活补助1000元,由人力资源部造表按编外人员每月随集团工资发放,一直到大学毕业。2、公司助其完成学业或就业的相关事项。3、由专人代表总裁对接关照,直至高考、大学与就业,给予其家庭温暖。同时嘱咐工作人员:“照此立办,马上致电叶杰,务必请其放心,对我而言,将其子供至成家不难,我必对其成长予以全面育化,使之健康成长。近日约其子见我。”并在批件上附上写给叶杰的承诺:“叶杰,君子一诺,终生不渝。”要求工作人员“将此件设法传叶杰。”
        12月15日,玉龙拿到了生平第一笔“工资”1000元,握着这笔钱他哭了,好像握着今后的人生保障,好像握着好心人的一片爱心。他马上给妈妈打去电话,电话那头的妈妈也哭了:“我的儿子今后有保障了,你一定要好好学习,将来回报社会啊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 笑迎死神
        从那以后,李志强就把叶杰的儿子玉龙当成亲人,经常给他打电话,看望他,开导他。12月24日上午,李志强给玉龙打电话问候他,不料玉龙声音哽咽,几次追问玉龙才说出实情:“妈妈病情加重,我已买好今天下午6点的火车票,要回去探望。”李志强赶紧把这一突发情况汇报给杨卓舒,这时,杨卓舒出差在南京。李志强当即通过传真向杨卓舒紧急说明情况。杨卓舒收件后,挥毫批示:“立即派人陪同玉龙前往四川探望,并给叶杰带去一次性慰问金5000元。”同时给叶杰捎去一信,上写:“叶杰女士:孩子之事,尽请放心!我定守诺,不负相托!——卓达杨卓舒”
        当天下午,李志强就和玉龙一起,乘上了赶往四川的火车,日夜兼程赶到了叶杰的身边。这时的叶杰,鼻子上插着管子,靠输氧维持生命,人非常消瘦、虚弱。看到李志强和玉龙,她激动万分,呼吸变得急促起来。当得知李志强是代表杨卓舒而来时,她激动得双手颤抖,眼睛里溢出了泪水,嘴一张一合,极力地想表示什么,却发不出声音,但李志强“听”明白了,她是在说:“谢谢,我真的放心了,死也瞑目了。”
        连日来,叶杰一直处在昏迷的状态之中,可她的脸上浮现着笑意,因为她知道,自己这个苦难的家,自己不幸的儿子,因为结缘杨卓舒这位仁义总裁,将会远离苦难,迎来美好明天。
        注:当你读完这篇文章,这位大爱母亲已在自己的老家安详地闭上眼睛,在她临终前,她说“我走得很放心,谢谢大家”。
快捷方式       
海西最美笑脸征集活动
点击或扫描